颅笺

一方无尽的永恒疑谭


   
      
       我的名字叫做安迷修·莫列温特,出生在一个没落而被遗忘的氏族家里,莫列温特世世代代都被困在这片孤独的地域里,守着一方古老暗沉的墓地,雨若是下的久了,潮湿的气息便会笼罩四周,空气里弥漫着朽木的味道,但情况通常是这样的,泥沼地里阴绿色的水雾萦绕,仿佛有无数双手从地里伸张出来,外面的天空像深渊的凹洞,没有能够反射出来的光亮。直到一位青年,也可以说是我的故人,他戴着厚重的斗篷,披着一身倦意推门而来的时候,我才从这种迷茫的无尽中产生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他的斗篷和靴子满是泥污,狼狈不堪,像是一位落魄的流浪者,可那张脸却异常的干净,与他的装束格格不入——这是一副年轻而又俊美的面孔,稍稍褪去些稚嫩,此刻正挑着眉头。呃,上午或是晚上好?我尴尬地开口,抬起头正对上他的眼睛,在这里我没见过什么明亮的东西,而那双紫色的瞳孔像是天然的矿物质打造成的藏品,透彻又令人怀念的明亮;我待在这儿许久没出门啦,您看见了吧,这里的天空阴沉的看不清时辰。他却轻笑一声,面带怜悯,是下午好,骑士先生。他将手伸进未沾染泥泞的衣服里,掏出两枚金币,放到我面前,有酒吗?给我来两杯。
     
       两杯吗?我默默揣测着,莫非还有别的什么人会来?他从墙壁上拿起油灯,放到自己手里,请快点吧,骑士先生,雷狮轻哈了一口气,我真是冷极了,您可不能残忍的死唯一的客人。啊,抱歉,不过您不必再对我用这个称谓了。我朝他笑道,它已过去,请叫我安迷修。
     
       从黑暗中找到地窖,坂开上面的把手,我小心翼翼地走下去,唯一的一盏灯留给雷狮暖手了,而我只能用烛台摸索着前行。脚步声荡漾在空旷的走廊里,手上的烛火忽灭忽亮,地窖里更加潮湿冰冷,走到酒桶时我甚至打了个寒颤,周围的空气稀薄,吞灭了我手中的蜡烛,陷入一片黑暗时我的心里莫名的涌起一股熟悉感,似乎这种事情不久前就经历过,而当我做起来的时候还是会觉得陌生。真是糟糕透了,无论如何我现在只有这一个想法。神情慌乱,呼吸困难,反应也是不会变的。我急急忙忙地尧了两杯酒,而就在此时,眼前突然浮现出光亮,那位远道而来的客人此刻提着油灯走下来,雷狮走到我面前停下。

       您看起来对这里很陌生……无论多少次,您这反应依旧不变。
  
       什么……多少次?
  
       没什么,这总是无意义的,他拉着我的手腕走上去,可我总是愿意重复做一些无法变动的事情。
   
       那您是想改变它吗?
  
       啊,没错,被放逐的、莫列温特的后裔,就像你的前人想改变他们的身世,而最终还是守着这些死人一样。
  
       您太失礼了!我甩开他的手,怒瞪着他,那里沉睡的都是我的亲人,他们身体里流淌着和我一样被放逐的血液,无论如何,逝者已逝,您都不该诋毁他们。雷狮有些惊讶,但丝毫没有道歉的意思,我以为您厌恶这里,就如同我厌恶皇宫的牢笼一样。
  
       我们的交情仅仅是曾经的宣誓和现在的一面之缘。我说道,这杯酒过后,您该离开了。
  
       雷狮朝我笑了,他推开地窖上方的门,自己走了出去,我跟在他身后,却被他拉了一把。您不扫扫墓么,他敲了敲窗户,您瞧,雨停了。
  
       这是我两个月里第一次出门,脚踩在湿滑的台阶上,天空稍微亮了起来,却还是一片灰蒙蒙的颜色。雷狮靠在墙上津津有味地喝着麦酒,然后我看到他把另一杯酒倒在了地上;敬莫列温特氏族。他低低地笑道,敬安迷修。我无暇理会他,却按照他的要求扫了墓,墓碑被冲刷的干干净净,我所需做的便是看望每个人,然后仪式性地吊唁。
  
       当我看望完所有人的时候,雷狮走了出来,他对我说道,你若是想离开,就随我走,你若是不愿离开,就在那地方为自己砌个坟墓。他指着那一方留给我的空地,我走了过去,却惊讶的发现,那里已经有动土的模样了,上面歪歪斜斜地立着一块未被处理的石碑。我便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雷狮走后,我把那块石碑立正,而就在我准备铭刻碑文时,天空又下起了雨,我停止了工作,回到了房间,这是与上午一样情景的窗外,仿佛从未改变过。
    
       ……
    
      “我待在这儿许久没出门啦,天空阴沉的看不清时辰。”
  
       “是下午好,骑士先生。”
  
       ……
  
      “那您是想改变它吗?”
  
       “啊,没错,被放逐的、莫列温特的后裔,就像你的前人想改变他们的身世,而最终还是守着这些死人一样。”
  
       ……
  
       “你若是想离开,就随我走,你若是不愿离开,就在那地方为自己砌个坟墓。”
      
       ……
   
       当我刻完碑文时,天空又下起了雨。我便回到了房间,望着与上午一样情景的窗外,我想我将会永远守在这里,直到自己化为一具枯骨。

评论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