颅笺

《Death》


 
我生活的这座城市,到处都是病儿,或许这座城市就是患有重病的患者,它们遗传着病毒,叫做相悖的病毒,它蔓延了每个缝隙,侵蚀了这里所有人的思想。我们被它感染了,将杀戮奉为真挚的交往,思想与现实颠覆了,毁灭揭开永恒的篇章。我们变的无药可医,争相吹嘘着扭曲的原则,因为在这里,生命只为死亡鼓掌。
  
我是第4945个病儿,缺陷是与颠覆相悖的思想,优点是没有味觉,尝不出任何东西的味道。我喜欢在废墟旁端详一株枯萎的植物,虽然它的树枝上挂着无数具吊人,却能让我想象到落叶萌发的模样。那是一片郁郁葱葱的绿,我想象,是和我眼睛一样的翠绿。象征着生命勃发,弗朗西斯描述给我的,无比美丽的翠绿。我越来越憧憬,那是生命的颜色,不会再映照在灰暗湖面上的颜色。但我也因此变的恐惧,它与死亡相悖,是我缺点淋漓尽致的体现。
  
弗朗西斯有一个人们都向往的优点,他嫉妒,他嫉妒我能尝不到世间的一切美味,嫉妒我能有比其他人都特别的优点,于是他开始利用我的缺点来赞美我,在众人面前描述我那双与死亡相悖的眼睛。他告诉我,那是生命,并且发誓自己永远都不会嘲笑我,他对我恶毒地诅咒,我将在他口中满怀赞美的死去。久而久之,我便遵从了自己的思想原则,把他的赞美当作赞美,讽刺当作讽刺。但我有时也会悲哀的想,为什么自己连缺陷都与他们格格不入。
  
嫉妒的弗朗西斯决定医治好我的优点,他精心为我准备了一场晚宴,从餐前的开胃菜到餐后的甜点,我始终都在味同嚼蜡,直到他最后端来了一杯红酒——那是杯鲜艳的液体,泛着诱人的光泽,促使我品尝下去,仿佛蔓延在城市的病毒,我浅浅地酌了一口,意外地感受到了味道,那是一种刺激突兀的而又甜腻的味道,我惊喜地将它喝了下去,并告诉弗朗西斯不用再嫉妒我了,因为我没有优点了。

"多谢款待,这是什么酒?"
  
我问道,他古怪地笑了笑,态度异常温和:
 
"我心脏流动的血液。"

评论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