颅笺

山羊


00.
    
   
        这并非是一件能够畅谈的事情。
     
  
01.
  
    
       以赛·纳德里斯 
       
      
       当以赛踏进这座美术馆时便已感受到了它的不同寻常,或许出于自己职业的第一感受,或许是对这些艺术品的主观鉴赏,他先是通过自己学会的医理知识在心里默默赞美了那些抽象的人体蜡像一番,要在复杂的空间创作中感受到它是人类,不仅仅是简单了解所有结构就能创造的;以赛看着下方的注释,这是一对双胞胎姐妹,她们线条起伏优美,表面在祈愿,实则是忏悔,两人共同捧着一颗小巧的头骨,姐姐的左手部位似乎还未完工,就已展示出来,以赛向后退了几步,离远看反而有一种残缺的美感;他又走到了油画的展示厅,那里陈列着数百张作品,想想那些各异的创意都是出自一人之手,他就越对那位艺术家崇敬。
  
       但再多的崇敬也抵消不掉艺术家给他的嫌疑,皮鞋在地板轻扣两声,回音荡在走廊,他看到艺术家向他款款而来,俊秀脸上带着令人琢磨不透的微笑,像蒙娜丽莎在凝望众人;但以赛清楚,这位相貌出众的艺术家在任何报纸和网站上出现的照片亦如现在一般。
   
       好久不见。梵洛伽伸出手,他轻轻笑着,眼里翻涌着晦暗不明的复杂情绪,以赛望着他,握住他的手,对方一如既往,举止行为礼貌而优雅,比在大学的时候成熟稳重了许多。
   
        两人均在德国A市某所知名的重点医理大学毕业,以赛毕业后直接从事了法医工作,由于他的能力出众,破了不少悬案,被众人所皆知。而梵洛伽却走上了和他截然不同的道路,他在大二的那年转行改了艺术,因一幅《艾俄洛斯的轮船》的油画而出名,看过这幅画的艺术家都在台下啧啧称赞,赞美他的笔触大胆而优美,就像真正的风神踊跃在人们面前。
   
        “今天我来是因为……”
   
       “我当然知道你是为何而来。”梵洛伽眨了眨眼睛,“但在这里不方便,我们还是上楼谈罢。”
      
       以赛随着梵洛伽走上楼梯,斜长的刘海将艺术家紫红色的眼瞳连同他的情绪一起切割成几份,途中以赛又看到了那幅令梵洛伽声名鹊起的油画,《艾俄洛斯的轮船》静静地摆放在那里,与画中风神的海浪截然相反;画面是活的,而画始终是死的。他感觉这里的画始终如梵洛伽本人一般,不明意味,无法让人琢磨透彻。
      
      楼上还有其他画家的作品,以赛仅仅是粗略地扫了一眼,但有一幅画却瞬间吸引住了他的目光,他特地看了眼画家的名字,戈辰·威伦尔,它虽然放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却很引人注目,若他的预感没有错,这位画家将来会是一个可以和梵洛伽画技相媲美的人。梵洛伽似是猜到了他的想法,便停下了脚步,微笑同他解释道。
   
       “那幅画的作者是我的堂弟,我曾想宣扬他的作品,却被他婉拒了,于是我只好由他把这幅画挂在二楼的内测。值得欣慰的是,他的画总会被大家从角落中发现。”艺术家的言语中毫不掩饰对戈辰的自豪,“等我绝笔展后,他将会成为下一个我,不,说不定比我还会更出名。”  
   
       “绝笔?”以赛蹙了蹙眉,有些难以置信,“以你现在的能力,将来发展的前景和空间只会越来越好,怎么会不想画了呢?”
   
       “那是因为我有一幅必须要完成的作品,它将会倾尽我所有能力,使我再也无法创作。”
   
       办公室的门被打开,两人的对话戛然而止,他们走了进去。这是一间富丽堂皇的房间,欧式宫廷的装饰风格, 请坐,梵洛伽笑眯眯地说道,以赛接过秘书递来的咖啡,艺术家在他的对面坐下,给自己倒了杯红酒,以赛下意识地把它想象成了实验室中存放在玻璃器皿中的血液;他不适应的别开了目光,梵洛伽却无所谓地望着他。
   
      “五月二十七日你在摩登大街?”
  
      “没错。”
   
      “见过她吗?”以赛把一张图片递给梵洛伽,对方却视若无睹,自顾自地说道,“今天晚上这里会举行一场画展,我将展示一幅画,它是我最得意的作品,也将会是我的绝笔作。”
   
       “不要转移话题。”以赛低声说道,梵洛伽勾起嘴角,“警官先生——”他朝自己露出最亲切温和的笑容,“我诚挚邀请您成为下场展会的贵宾。”
   
       “与我的目的有关系吗?” 
   
       “那幅画会告诉你一切。”
  
       这是以赛第一次参加梵洛伽的画展,大厅内的人几乎都挤满了,看来梵洛伽的人气很是庞大,以赛在人群中央,那幅被梵洛伽引以为傲的作品此刻揭开了红色的帘幕,与之前鲜艳的油画不同,这幅画满是阴沉的黑白色调,一只山羊躲在猩红的绸布之下。
       
       台下一片唏嘘,有人评论说那只山羊的眼睛里有正在燃烧的灵魂,所以它象征是无法被神救赎的罪人,也有基督徒根据《圣经》所猜测,它们是违背主赐下最后重要命令的魔鬼。总之,人们对这幅画的理解也都各异不同,展会结束后,这幅画代替了《艾俄洛斯的轮船》镶在艺术馆大殿的中央,以赛驻足在大厅前,善良的动物长着恶魔的犄角,被梵洛伽描摹的淋漓尽致,但他始终在想着梵洛伽的话,因为那幅画藏有一切他想要的答案。
   
   
02.
    
   
       戈辰·威伦尔
 
   
       创作并非一件简单的事情,即便有了刻画和想象的能力,想要一瞬间完成脑内所有的流程,也是需要大量的时间,戈辰完成这幅画整整花了三个月,他擅长画重彩,刻画出的人物鲜明丰满,布局有最后的晚餐的意味,画中一群人围着桌子谈论,其中一个人正讪笑着撕下脸上的伪装。
  
       这幅画裱好之后他给堂兄梵洛伽送了过去,梵洛伽希望自己可以在他的展会中宣扬一下他的作品,却被他谢绝了。他的堂兄以为他不愿高调,便将这幅画挂在一个不起眼却能被众人所注意到的角落。事实上,它的价值也的确如此,因为艺术家们总能从角落中挖掘到宝石。
  
       “说实在我不太明白你的想法。”梵洛伽敲着桌面对他说道,“为什么要我来代替你出名,《艾俄洛斯的轮船》它真正的作者本来是你,你却让我代替你成为名人。”
   
       “可你随时随地可以拒绝我,或者坦诚这一切,不是吗?”戈辰淡淡道。
   
       “而你知道我不会拒绝。”梵洛伽笑道。“我希望你帮我接触到一个人,如果我贸然主动的话,反而会引起他的怀疑。”
   
       “我知道,因为这是我们之间的交易。”
    
       果不其然,在那之后戈辰接到了许多约稿电话,可他在听到他们的要求后都一一回绝了,但有一个人却得到了他的同意,那个人是一名法医,他在电话里说自己希望他用创意随意作一幅油画,戈辰答应之后,他们约在摩登大街的一家咖啡馆见面,这位法医广为人知,戈辰在电视和报纸上见过他,可当他见到真人后感觉却和之前截然不同,男人的赤发与他衣着的白大褂相衬,显得格格不入,可看起来却出人意料的养眼。
   
       “戈辰·威伦尔。”
  
       “以赛·纳德里斯。”对方笑道,“久仰大名。”    
   
       “我只是没想过您竟然会喜欢我的画。”
  
      “我也没想到您会同意我的要求。”
   
      “那是因为您说会我准备不同的绘画材料,我有些动心。”戈辰抿口咖啡,以赛不明所以的笑了笑,“您尝试过用鲜血绘画吗?”
  
       “这相当于问我会不会用眼泪留白。”
  
       “我的手术室存有很多。”以赛说道,“我知道您是一个善于借助外物的人,那天我在梵洛伽举行的画展上偶然间看到了您的画,唔,和最后的晚餐蕴义很相似,虽然油彩掩盖的完美无瑕,但扯下面具的那个人,却镶了真正的刀片,不是么?”
   
       “即便有一个人看出来也不能称之为完美无瑕,您过誉了。”  
  
       “不,它很完美,只是我习惯性地接触刀——我是个法医,您应该知道的。刚才我也只是猜测,事实证明我的猜测是正确的。”
  
       两人像约定俗成般同时起身,以赛将自己的身体藏在白大褂里,戈辰披上厚重的风衣,戴好围巾。A市从昨天开始就降温了,推开门后一阵彻骨的冷风朝他们袭来,戈辰口中呼出白雾,他看着衣着单薄的以赛向医院的方向走去,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摩登大街。那个男人似乎从未感受到过寒冷,戈辰感到怪异,但也仅仅是皱眉的程度。
  
       以赛给他的那份特殊的颜料他直接转送给了梵洛伽,梵洛伽倒是欣然接受,他用此创作了一幅黑白的油彩,画中的动物生动而写实,色调压抑暗沉,纯良的生物却长着一对恶魔的犄角,使得整个画面对比更为鲜明,不仅仅是颜色,就连本性也亦是如此。
   
       完全没有我所预料的效果,他在梵洛伽的画前忍不住脱口而出道。梵洛伽优雅地收起它,不,他温和地笑道,这幅画的结局远比你想象的要好,它将是我的得意之作。
     
      梵洛伽举办的那次展会后,他观察以赛很久了,男人驻足在那幅再次震惊所有人的名作《山羊》面前很多天,戈辰发现,以赛只是静静地注视着它,他的思考与他专注的目光一并存在。
   
       “戈辰先生,梵洛伽告诉我,一切的答案都藏在这幅画中。”
   
       面对突如其来的对话,戈辰怔了怔,对方一直背对着他,不知何时已经察觉到他的到来。
   
       “所以?”他问到。
   
       “我想到了你的那幅画。”以赛轻笑了一下,“那幅在角落中,却异常引人注目的画。”
   
       戈辰张了张嘴,还未来得及从口中说出什么,以赛就已经掏出了配枪,他对着《山羊》扣下扳机,子弹击碎玻璃,走廊里回响的聋音几欲令人耳聋。他再次抬起头时,却惊讶的发现,《山羊》已经如他那幅画所表达的一般,露出了原本的真面目。
  
       画中的山羊头颅被穿透,鲜红的血液从那缺口汩汩地流淌而出。
   
   
03.
   
    
       「我的思想死于一场谋杀。」
    
                         ——梵洛伽·克列亚
   
   
       穿过瓦伦蒂娜花园再向左转,有一条典雅的步行街——摩登大街,仿真的英伦风景让人感到赏心悦目,它的中央有一座人造喷泉,上面模型还是出自艺术家梵洛伽之手;此刻除了落叶在风中摩擦,周围流水喷洒的声音,寂静的街道上只剩下手表还在滴滴答答的作响,如淅淅沥沥的雨声。
  
       梵洛伽驻足在那里,不时地望着时间,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嗒。5:27,指针准确无误地静止在这里,一瞬间,在他的眼里,世界被按下了暂停键,路边的人停止了行走,步伐定格在刚刚的动作,落叶悬浮在空中,与地面还保持着一段掉落的距离。堆在电话亭的枫叶维持着被风吹拂的状态,看上去仿佛置身于蝴蝶的海洋。
   
        他想起某些电影特效里的转镜头,主人公在思考什么的时候周围的一切会刻意的静止,要么凝固着,要么转换到其他的场面,回忆,设想,梵洛伽在这片停滞中静静地站着,耳边是磅礴的雨声,可他却毫无反应,任由雨水从他的发丝流淌的额头,颧骨,直到下颌。黑色的西服紧贴在身上,他已浑身湿透。
          
       「不知是第多少次了,似梦非梦,同样熟悉的建筑和人烟,一切都没有变化,我被自己陌生的行为驱使,从这条路转向另一条路,淅淅沥沥的雨敲打着我头顶上的透明伞,我仿佛一位迷失的旅者,漫无止境的寻求,水汽逐渐模糊了我的双眼,最终,在雨中,我慢慢走向了与之前相悖的路。」
    
       一起残忍的命案发生在摩登大街,原本热闹的广场现在变得廖无人烟,梵洛伽蹙起眉头,他不禁想起了他的大学生涯,那时他和以赛·纳德里斯关系密切,双休日学校图书馆被占满后,他们经常到摩登大街的咖啡馆自习,梵洛伽的堂弟戈辰那时在这里打工,与老板关系较好,很容易就给他们腾出一间无人打扰的房间自习。
  
       梵洛伽对药学感兴趣,以赛则是解刨学,两人的兴趣不同,却意外地合得来,然而到了大二的时候,梵洛伽却辍学转了艺术,没和任何人打招呼,不声不响地离开了。以赛得知后并未为此感到什么,听到消息后也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渐渐地,两人断了联系,或者说他们在分开之后根本没有想要联系过对方,再次得知彼此时两人皆已出名,他们在报纸或电视上时常能看到彼此,侦破了无数疑尸案的纳德里斯,和天才艺术家克列亚,两个俊美却又有作为的年轻人,在A市几乎是人尽皆知。

       「屋檐下站着一个女人,她正朝我微笑着,碧绿的双眼柔情似水,我看到她的嘴唇轻轻张开,像是在对我低声呢喃什么,由于雨势变大的原因,我便匆匆离开了;呼啸而过的汽车瞬间在那夺去了我的意识,想法和话语。」
   
        “你最近怎么沉迷上了刑侦?”
   
       戈辰望着桌子上无故堆积的破案书籍,叹了口气,梵洛伽将书扣在头上,笑道:“爱伦坡说,夜神不可能会总是伴随我们,但我们可以伪造黑夜。这句话其实很有想象的空间,你感觉到了吗?”
     
       “我只感觉你的精神不太正常。”
  
       “……”梵洛伽的眼皮不自觉地跳了跳。“虽然挺过分,但你说的确没错。”
  
       戈辰失笑,“我要先回去了。”
  
       他一直目送着对方离开,直到男人的背影消失在他眼前,他才抽出书籍下的日记。
      
       「我的身躯化作尸体,肇事者慈悲地为我盖上棺椁,葬于六尺;我曾希望我能永生,静谧的黑色中却发现那仅仅是永无止尽的死亡罢了,我在这漩涡中彷徨挣扎,求生欲死,却始终不得如愿。」  
   
       「我放任那永恒的涓涓细流在流经我的血脉后变得波涛汹涌,将我撕裂,最后再加以重塑;九百九十八,九百九十九,一千,一千零一……俄尔浦斯的悲剧重演,摆渡人喃喃细语,引诱着前行的我回头,而那双悲哀的眸子会让我灵魂消逝,最终我将囚于这片悲伤之地,来到更加悲伤的末尾之城……」
   
       而我的思想……
   
       梵洛伽拿起钢笔。
  
       「我的思想死于一场谋杀。」
   
       他在日记的扉页上如此写到,红色的墨水瓶映照着他若有若无的笑意。
         
       身上不再有雨水流淌,梵洛伽抬起头,一把透明伞遮在他的上方,香槟色的碎发下戈辰对他露出复杂而又严肃的神色。
  
       他转过身,以赛·纳德里斯站在雨中,法医身旁的刑警全副武装,警车鸣笛,所有人都在备命。以赛和他对视,目光平静而温和。
   
       “梵洛伽·克列亚。”法医说道,“我受到许可,解剖了你那幅《山羊》,里面的鲜血与死者的DNA相符,现在,你因涉嫌杀人罪而被刑事拘留,请你配合。”
   
       他露出最令人熟悉不过的微笑,在众人的注视下,举起了双手。
     
-Fin.

  

评论(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