颅笺

黄昏现白骨「06」

      
Warnning:
   
*人称不定,涉及cp:索夕,以梵辰(无倾向,若非剧情需要互动会很少)有原创
*整体偏压抑,有角色死亡,微重口。
*是山羊的后续,具体请走二楼,标题源于冰菓安城学姐的名作。

06.「光怪陆离」
   
 
我一如既往的冲他微笑,但他丝毫没有发现我的微笑已是笑里藏刀。
      
             ——《一桶蒙特利亚白葡萄酒》
   
   
「一个人如果擅长言语,那么破坏他的喉咙,折断他书写的手腕,他便无法展现自己的天赋;若让以赛·纳德里斯不能解开可以侦破的案件,明知真相却在众人面前装作一筹莫展,让别人无法看穿,除非让他成为主谋。」
       
                    
摩登大街的下午一如既往的热闹繁华,人群穿梭最多的地方无非是那些知名的商场,而今天剧院的门口的人却多了起来,所有人眼中只有上方的那块花了高价钱的广告牌——绿眼睛的伊莎贝拉。以赛·纳德里斯夹在这些人群中,温暖的阳光将他的赤发镀上一层金色,今天他终于不是那身白色的工作服,而是披了一件焦糖色的风大衣。
      
咖啡厅在瓦伦蒂娜花园的左侧,比起摩登大街的中央,这里的人相对少了许多,嘈杂的声音在这里归于宁静,以赛抬起头,微笑着望着咖啡厅二楼男人金色的身影,戈辰·威伦尔拿着报纸,镜片上的亮光流转,露出那双湛蓝却深邃的眼睛,他似乎察觉到了以赛的目光,俯下头回望他,而这时以赛已经推开店门走了进去。
   
皮鞋踏在楼梯的声音由远到近的传来,最后戛然而止在门口,以赛敲了敲门,二楼的贵宾室只有少数人才可以预定,戈辰·威伦尔就是其中一人,他漫不经心地打量着周围,三年里这里早已重新装修了一番,熟悉的轮廓里摆满了陌生的物件。
   
眼前的门被一个服务生打开,戈辰·威伦尔坐在沙发上,目不转睛地看着报纸,仿佛当他不存在,倒是那位漂亮的服务生礼貌地对他笑了笑,在他进门后自觉地关好门下楼离开。
    
“你把地址告诉他了。”
  
以赛站在门口,笑容没有任何温度,戈辰置若罔闻,他放下报纸,在沙发上倒了两杯咖啡,自己的那杯格外放了牛奶,白色的圆圈在棕色的液体里荡漾着。以赛走过去,坐在他对面,滚滚的热气下对方的镜片满是白雾,他看着戈辰慢条斯理地取下眼镜,用胸襟仔细擦拭,最后放在叠的整齐的报纸上。
  
“这不是你一直所期待的吗?”他抿了口咖啡,淡淡地说道,“接近夕颜·卡利亚,利用乔格森给你送来一个单纯的后辈,让他拆穿你所谓的‘罪行’,最后代替你成为你的接班人……”威伦尔微笑着交叉双手,“一开始我们就商量好的,不是吗?”
  
“我们?”以赛若有所思地咀嚼着这个词汇,随后也笑了,“哪个我们?也包括他吗?”
    
“戈辰·威伦尔,索瑞西·柏罗没有我们想象的那样简单,他……”
   
“他难道会是第二个梵洛伽·克列亚?”戈辰反常地笑出声来,“法医先生,梵洛伽算计了我们所有人,当初我们两人在这里规定好的,那杯咖啡,没错,那杯咖啡,我当着你的面喝下了它,你以为我不知道是谁动的手脚,可我希望这一切平息,所以我当什么都不知道——我曾以为那场车祸能够结束这一切,但是你,以赛·纳德里斯,是你在最后的关头却拉了他一把。”
   
克制冷静的人站了起来,他盯着面前面无表情的男人,“那本日记我把关于我和吉修的一切藏起来了,我不会再让别人知道,但是我特地留下了撕扯的痕迹,因为索瑞西·柏罗不是傻子,他能看出其中的不连贯和缺陷,所以剩下的一切由你来圆满,以赛。”
    
“……我会的,就在今晚。”法医笑了笑,“但是具体的做法会有些出入——很抱歉,我不能告诉你。”
   
“我不相信你今天约我来这里就是特地说你计划变动的这件事。”戈辰戴上眼镜,又重新拾起报纸,“山羊——”他顿了顿,“那幅画我怎么想怎么诡异,梵洛伽·克列亚眼中的世界从来都是五彩斑斓,他不可能用黑白——”
   
“我今天来是和你告别的。”以赛笑了笑,喝完最后一口咖啡,“多谢款待。”
   
戈辰望着他,男人走到门口,又想起来什么似的,说道,“要是他那时死了,我们就双双进了监狱。”他低低地笑了笑,“那会是一个更加轰动的新闻,我们同时成为杀人犯,谋杀了艺术家和演绎之星。”
  
“所以,处境更艰难的应该是你,戈辰·威伦尔。”
 
沙发上的人面容平静,波澜不惊地望着他,以赛·纳德里斯关上门,脚在迈出房间的那一刻敛起了笑容。
   
“梵洛伽·克列亚……”
  
他轻声呢喃道,望着手中攥着的一卷录像带,眼里晦暗不明。
  
“我这就来找你。”
    
     
「我能感受到他血液里那被规则压抑的,蠢蠢欲动的犯罪因子,他渴望命案,解剖尸体,接触血腥的器官,法医和杀人犯的区别就在于是否受正确的法律角度庇护,分尸和解剖本质上没有什么不同,正如我的理智和普通人的三观一样,于是我开始怂恿他,让他放纵自己的本性,但他只是对此淡淡一笑,不否认也不认同我的说法,我也一如既往的对他微笑,因为我知道他也会像戈辰·威伦尔一样,总会来找我的……」
    
夕颜·卡利亚在去剧院的路上似乎看到以赛·纳德里斯了,人群中无意间瞥到的那抹赤色灼痛了她的眼瞳,他们也就相距十米,却被行人和无情的斑马线阻隔成模糊不清的色块,而下一秒那抹赤色就消失在她的视网膜里,她停在原地,周围是流动不止的行人,刚刚的印象也许是在阳光折射下产生的幻觉,她眨了眨眼睛,望向手机上的时间,《绿眼睛的伊莎贝拉》将在一个小时后开幕,和索瑞西·柏罗的约定还剩十分钟。
      
总是局促不安的人早已在规定好的地点等着她了,夕颜挥起手笑着朝他打了声招呼,索瑞西听到后抬起头怔怔地看着她,夕颜敏锐地发现对方精神状态有些糟糕。
   
“怎么了……昨晚没睡好?” 
  
她关切地问到,对方木讷地嗯了一声,她本来再想说些什么,却被对方一把紧紧扯住了手腕,夕颜我们先进去吧。索瑞西领着她僵硬地向前走着,今天人多我们先去超市买点饮料,然后再……对了,你喜欢吃薯片还是爆米花?那边新开蛋糕店家的曲奇也很好吃,不如我们都买一点吧,我记得你喜欢草莓味儿的,还有……
   
“喂,索瑞西!”
  
紧握的手被甩开,少女满脸疑惑地望着他,“到底怎么了?你现在很奇怪啊,根本不像平时的你。”
   
对方没有回答,只是无神地望着她。
  
夕颜看着他的目光心下一凛,莫非是自己一开始利用他调查山羊的意图被得知了?她握了握拳头,软下口气道,“我想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了,等从剧院出来,我慢慢……”
 
‘解释’两个字还未说出口,对方却一把抱住了她,她怔了怔,随即红晕漫上白皙的脸颊,喂!她别扭地动了动身体,索瑞西!大庭广众之下你你你你,你先别这样!你先收敛一点!她推了推男人的肩膀,却被对方抱的更紧了,“夕颜……”索瑞西在她耳边缓缓地叫着她的名字,“虽然气氛不对,不过我要和你说一件很严肃的事情,对于我们来说,它真的很重要……” 
   
“好好好,我知道,你,你先松开我,紧死啦……”
    
听完她的话后,索瑞西渐渐松开了她,夕颜过了一会才从太过亲密的动作中缓过神,她刚想骂索瑞西变态两句,就被男人下一句话定在原地。
   
“夕颜,放弃调查山羊事件,好吗?”
   
   
-tbc.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