颅笺

黄昏现白骨「04」

   
Warnning:
   
*人称不定,涉及cp:索夕,以梵辰(无倾向,若非剧情需要互动会很少)有原创
*整体偏压抑,有角色死亡,微重口。
*是山羊的后续,具体请走二楼,标题源于冰菓安城学姐的名作。
    
    
04.「伊莎贝拉她不在」
         
   
滴滴答答,寂静的房间里仅有表针走动的声音,现在还是黑夜,夕颜望着空荡荡的天花板,通过窗外城市的灯光看清了桌上闹钟的时间,她从床上坐起来,目光空洞,不知维持这个姿势坐了多久,直到冰凉的上半身被第一缕阳光照耀,她才从恍惚间醒过来。
   
她光脚下地,到了桌子旁边坐下,桌子上面除了闹钟,还有一份报纸和一张票,票是《绿眼睛的伊莎贝拉》剧院预定票,少女垂下眼眸,演出日期正好是今天,晚上记得要和索瑞西一起去看来着。那张报纸的年份已久,是三年前的报纸,夕颜拿起它,有一件新闻格外引人注目——
       
「休诺尔姐妹失踪事件。
     
*年五月二十七日,摩登大街发生一起命案,被害人身份和死因均不明,案发现场只留下一摊被雨水冲刷过的血迹,与此同时,众所周知的女演员瑞贝卡·休诺尔与她的妹妹奈莉·休诺尔同时失踪,警方猜测,休诺尔姐妹的失踪与摩登大街的凶杀案有所关联……」
   
她是休诺尔家被收养的孩子,威廉·休诺尔领她回来的时候她发现家里还有两个女孩儿,姐姐瑞贝卡上了高中,妹妹奈莉比她小一些,但实际上两人的年龄都差不多;瑞贝卡从小就热爱舞蹈,她常常在后花园练习,她和奈莉就坐在后花园的台阶上观看,毕业后瑞贝卡通过了一所有名演绎公司的面试离开了家,从此她和奈莉只能在舞台上或电视上见到她了。
   
“夕颜夕颜!你知道赫尔文先生最新写的剧本《绿眼睛的伊莎贝拉》吗?瑞贝卡姐姐是主角呢!要和我一起去看吗?”
    
那天,奈莉·休诺尔抱着泰迪熊依偎到她身边说道,天使的脸蛋儿红扑扑的,满脸期待的表情让夕颜略带歉意地移开目光。
  
“我?我不能去啦!我得加油学习帮到父亲才行。”
   
妹妹失望的移开目光,“啊……大姐很想念你呢,上次我们没去上,这次她特地拜托朋友单独给我们演,单独哦!”
   
“不行啦……”
   
夕颜百般推脱,最后奈莉只好自己去看了,她望着妹妹蹦蹦跳跳打伞离开的背影,便感到无比的羡慕,真好啊,她由衷地想着,可毕竟她们才是亲姐妹,夕颜咬着笔杆,瑞贝卡向来最喜欢奈莉,自己去不是打扰她们亲昵么。
   
少女不知道的是,在瑞贝卡和奈莉眼中,她的分量与自己的亲姐妹一样重要,就因为她这样想,所以使她和她们的距离越来越大。到了晚上,夕颜在家里给她们备了点心和水果,但等了很久也没等到她们回来。外面的雨越来越大,也许是在中途堵车了吧,她这样想着,就在她洗完澡准备睡觉时,一通电话打了过来,座机的铃声在安静的屋里显得有些刺耳。
    
她们平常都是用手机联系对方的,座机不常用。夕颜感到有些诧异,她去接了电话,对方不是瑞贝卡也不是奈莉,而是一个陌生的男人。
      
然后,她下一秒就像失了魂魄般呆愣在地,手中的电话砸到了裸露的脚背上,却感觉不到疼痛,这一刻,她仿佛失去了所有知觉,脑海里只回响着刚刚听到的话语。
  
「……瑞贝卡小姐在摩登大街遇害了,与她同行的奈莉小姐也不知所踪……」
   
骗人的吧……
   
怎么可能……
    
她瘫坐在地,眼里空旷而干涩,她不知道自己此时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瞬间的惊愕和悲伤如同涨潮的海水般翻涌到她的脖颈,仿佛有一双手狠狠地掐着她的喉咙,压抑的令人窒息。
     
明明下午还好好的,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怎么会……
   
后来她知道,当初休诺尔姐妹遭遇不幸时自己没有流泪的原因,是因为人在最悲伤和惊愕的时候是哭不出来的。
   
“为什么是我的亲生女儿都遭遇不幸,而你却相安无事,为什么……”
  
老人在客厅里抱着相册痛哭流涕,他颤抖地用手抚摸着全家福中遭遇不幸的姐妹,夕颜望着他,她现在只能在一旁怔怔地看着自己唯一的亲人,不,家人,或者,现在连家人都不能称的是了,夕颜感到手脚发凉,她想去拥抱他去安慰他,扑过去伏在他怀里和他一起宣泄自己的痛苦。但她只知道,威廉·休诺尔失去了所有亲人,变得和自己一样,自己的存在无非是在刺伤他,最后,她悲哀地发现自己,无论怎样,眼前给她希望的男人始终和她隔着一道无法跨越的桥梁。
  
那道名为亲情的桥梁。
   
威廉之后生了一场重病,在临终前他凝视着陪伴在自己身边默默不语的夕颜,这孩子之前和奈莉一样,是最爱笑的。而他生病这几个月里,对方寸步不离,无微不至,却从未再向他露出过那种没有隔阂的笑容,威廉知道,当初自己无法控制的情绪对少女吐出恶意的言语,已经无法再弥补了。
   
他只是感到讽刺,感到不甘,而且他甚至残忍的想过,如果遭遇不幸的是面前的夕颜而不是瑞贝卡和奈莉,那还有多好,他是个人,有自己不可言喻的劣根一面,但同样的,他也是这三个人的父亲,无论她们的身体是否流淌自己的血液,他都该一视同仁。
   
夕颜最后被送去德国留学,他病逝后,他的其他亲人将他的财产分的丝毫不剩,而那个留学的名额本该是留给奈莉·休诺尔的,但是威廉最终留给了她,奈莉最想当医生,威廉希望她能代替奈莉实现她的梦想。
   
出国的前一天,她跪在威廉·休诺尔的墓前,抱着那块冰冷墓碑失声痛哭,所有的痛苦,悲伤,感激,怀念全部在这时发泄出来,她向他道谢,将自己不敢表达出来的爱都通通说了出来,然后,她用手捂住脸颊,扯出一个苦涩的笑容。

那么,父亲,我究竟算什么?
   
是满足您怜悯内心的可怜人,真正休诺尔家的二小姐?还是……奈莉梦想的替代品?
  
到了德国,她用回了原来的名字,夕颜·卡利亚,在学校里她生活的如同一个麻木的人偶,机械地学习,机械地应付人际关系,乔格恩先生对她说,夕颜·卡利亚,你现在所有的意识仅仅靠着优秀的学识和成绩支撑,虚伪的优秀将你萎靡和孤独掩饰起来了。
   
晚自习后,她的脑海里回味着乔格恩的话语,自己所做的一切难道不是为了自己吗?究竟是不是为了自己呢?就在她思考的时候,脚下不知绊到了什么东西,整个人摔在了坚硬的地面上,冰冷的瓷砖倒映着她毫无波澜的,明明活着却更像是死去的眼睛。
  
一只钢笔掉落在地面上,在她眼前发出清脆的响声,她抬起头,白色的工作服里男人居高临下的望着他,那是一张极其俊美的脸庞,透露着与他赤发截然不同的冰冷美感。夕颜怔怔地望着他,男人眼眸比他还要沉寂,像一摊鲜血的湖泊。对方伸出手,夕颜抬起胳膊,下意识地想要回应他。
   
“谢……”
    
另一个‘谢’字还未说出口,只见男人弯下腰,附身错过她去拾地下的钢笔,她张着嘴,僵硬地举着胳膊。赤红的发丝掠过她脸庞,男人起身时在她耳边停顿了一下,用极轻的声音叫她的名字,夕颜·休诺尔。
  
她的瞳孔猛地缩紧,以赛·纳德里斯毫无感情地笑着,法医边走边还轻轻地念着,《绿眼睛的伊莎贝拉》的片头语。夕颜不可置信地望着他,直到对方的背影消失在走廊。
     
[Green eyes, long curly hair.
Oh Beautiful Isabella.
All people loves her singing voice.
Tonight, she will not lose hope.]
    
绿色的眼睛,长长的卷发。
哦!美丽的伊莎贝拉!
所有人都爱着她的歌喉。
今夜,她将不负众人所望。
   
GREEN-G
OH-O
ALL-A
TONIGHT-T
    
G.O.A.T,山羊。
  
-tbc.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