颅笺

黄昏现白骨「02」

     
Warnning:
   
*人称不定,涉及cp:索夕,以梵辰(无倾向,若非剧情需要互动会很少)有原创
*整体偏压抑,有角色死亡,微重口。
*是山羊的后续,具体请走二楼,标题源于冰菓安城学姐的名作。
     
   
    
02.「茧缚」
   
  
他们约在摩登大街的一家咖啡厅见面,索瑞西的车刚刚从那经过,不得不又坐车回来,现在已近下午,街上的行人渐渐增多,索瑞西站在咖啡厅的附近,望着腕上的钟表,抬起头便看到夕颜向他的方向走来,对方不再是工作的那身白大褂,完全是一身日常少女的装扮。索瑞西看的心怦怦直跳,夕颜走到他身边,见他脸红的样子,不由忍俊不禁。
   
“进去吧。”夕颜笑道。
  
“嗯。”索瑞西点点头,他推开门,舒缓的钢琴声萦绕四周,他们在二楼的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阳光透过玻璃将碎花窗帘照的透明,少女静静地沐浴在这片光明下,微卷的长发和湛蓝的瞳孔都泛着淡淡的金色;比起地下阴冷的实验室,她明明更适合在这种轻松的地方,索瑞西想着,他特地给夕颜多点了一份草莓慕斯,仅仅是望着她在品尝甜点时露出的幸福微笑他就倍感知足。
  
“索瑞西,威伦尔他怎么说?”
  
但轻松愉快的环境很快就伴随着沉重的正题消失,“无论我怎么试探他都很敏感的避开山羊。”索瑞西苦笑道,“不过梵洛伽·克列亚不是死于医院,我猜测他死于狱中,甚至还有活着的可能。”
  
“他不可能活着。”少女咬下一口慕斯,语气斩钉截铁,“我偷偷去以赛那里调查过,克列亚葬身于火海时是他和戈辰亲自给梵洛伽出的殡,当时所有参加葬礼的人都亲眼证实了。”
 
“这有些不太现实,我在档案室发现了梵洛伽·克列亚的逮捕令,这就说明他犯了罪,应该入狱,戈辰却说他患有精神疾病,所以被送进了医院,但他又告诉我梵洛伽的主治医生是以赛·纳德里斯,而且还特地提及他们是交好,这简直在自相矛盾……”索瑞西一口气说道,他抿了口咖啡润了润嗓子,又有点懊恼,“哦,我该点杯红茶的,上午威伦尔先生刚刚招待完我。”  
   
“那你还陪我喝第二杯咖啡,我真是为此感到荣幸。”夕颜眨了眨眼睛,俏皮地笑道,“辛苦你啦!”
  
“答应你的事我一定会全力办好。”索瑞西温柔地望着她,慢慢握住少女的手,少女的身体微微一颤,然后僵硬地回握住了他。谢谢你,索瑞西,她低声说道,感激的眼神不知不觉染上了连对方都未察觉的歉意;她回想起半年前自己向索瑞西提出调查山羊事件的请求,原因是自己最爱的艺术家梵洛伽·克列亚因为这个事件从此销声匿迹,曾经轰动世界的人就如此不明不白的从众人脑海中遗忘,不由感到难以置信。
  
认识了索瑞西后,以赛带他们参与了几次艺术犯罪,期间她洋装无意的和他提及这个案件的本源,希望他能和她一起彻查此事,没想到对方竟然痛快地答应了,并且为此上心。夕颜·卡利亚的内心此时感到无比的惭愧,她知道索瑞西这么做是因为倾慕自己,他的态度和心意她却只能当做自己的负担。
     
等一切都清楚后和他交往就好了,她从一开始就这样想着,直到现在,她甚至不知该怎么开启接下来的对话,两人的气氛瞬间变得尴尬起来,咖啡厅里仅有舒缓的钢琴声,他们对视了一会,最后索瑞西先松开了手,他清了清嗓子,神情有些不自然道,“咳……夕颜,刚刚我们说到哪儿了?”
   
“戈辰·威伦尔在自相矛盾。”
    
“啊,对,他在自相矛盾……以赛前辈对医学的各个方面可是相当有研究的,而他和梵洛伽熟识,按理说梵洛伽的病情应该会好转的更快,可戈辰先生为什么却说他一直没有好呢?夕颜,你想想,既然他想坚持梵洛伽·克列亚死于医院的观点,他就不会提及以赛和梵洛伽的关系,威伦尔先生是个聪明人,他怎么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除非他——”
   
“除非他是故意这么说好让我们发现端倪,从而引导我们继续追查下去。”夕颜慢条斯理地喝光剩下的卡布奇诺,用纸巾擦了擦嘴角,“《山羊》是梵洛伽·克列亚的最引以为傲的一幅画,而以赛·纳德里斯却亲自解剖了它——对于艺术家来说,没有什么比这更残忍了。”
     
“你是说戈辰·威伦尔在说谎?”
    
“不,他可能没有撒谎,因为梵洛伽和以赛的关系不一定是像你想象的那样……”少女蹙了蹙眉,神情变得复杂:“为什么我们不跳出来想想呢?他们的关系也许是……一种混乱的,让人琢磨不透的关系。”
   
索瑞西蓦地瞪大了眼睛,像是知晓了天大的秘密一般,夕颜用平静的目光看着他,“虽说有些不可置信……但事实说明,连接他们的那种情愫,倾向于柏拉图恋情。”
   
出来时候已经是黄昏,残阳如血,索瑞西不由想到生物的内脏,鲜红,刺目,拥有滚烫的颜色却放在冰冷的器皿中,他又想起以赛第一次给他们解剖青蛙的过程,活跃的心脏在银色的手术刀上跳动,连同的他的心跳声逐渐在耳边放大,扑通,扑通,扑通……汽车鸣笛的聋音,索瑞西蓦然回神,嘈杂的人声代替了心跳,周围是摩登大街的场景,他在马路前停滞,毫无意识到夕颜已经走到了中央。
    
他急忙追上去,夕颜走到一个广告牌前,那上面是剧场《绿眼睛的伊莎贝拉》的预告图,扮演者是当前最受欢迎的女明星,少女在下面凝望,目光带着些许怀念,索瑞西在她身边停下,刚想张口说些什么,少女的话先一步说出来。
  
“演出日期正好是下周末,要和我一起去看吗?”
   
索瑞西有些愣神,没想到对方竟然向他提出邀请,当,当然,我请你看!他说道,激动的语无伦次。
  
“预定票就在摩登剧院,我现在就去买,夕颜你喜欢什么位置,中前还是中间?太后面就看不到什么了,啊,那天一定再……”
  
他的话戛然而止,面前的少女缄口不言,她仰着头,一双湛蓝的眼睛平静而遥远,仿佛躺在陈列的画里,有艘艾俄洛斯的轮船在那片悲伤的海洋中静静地行驶。
   

–tbc.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