颅笺

黄昏现白骨「01」

    
Warnning:
   
*人称不定,涉及cp:索夕,以梵辰(无倾向,若非剧情需要互动会很少)有原创
*整体偏压抑,有角色死亡,微重口。
*是山羊的后续,具体请走二楼,标题源于冰菓安城学姐的名作。
  
  
01.「疑饵」
  
   
从医院开往摩登大街的路程还不算远,索瑞西·柏罗怀着忐忑的心情到这里下了车,他按照老师乔格恩先生给他的地址来到了那座曾闻名世界的艺术馆,现在它已经在戈辰·威伦尔先生的名下。说起来,他对梵洛伽·克列亚这位人物有一丝印象,当他还在上国内的高中时便知晓了这位艺术家,但因学业繁忙,或是自己对艺术并不太感兴趣,所以了解的不是的很透彻。索瑞西站在满是雕花的大门前,深吸一口气,然后按响了门铃。
   
大门很快地就被打开了,面前展现的是一大片花园,它的中间有一条很宽的柏油马路,索瑞西就在那里四处观看周围的景色,花园有很久没认真整理了,土地上杂草丛生,但这样看上去反而有一种自然的亲切感,他走了足足能有五分钟才到目的地。主楼很大,楼梯上的画是用喷漆涂的,随着时间的流逝部分的画已经花成了混乱的色块,门是一张开的大嘴,门框上的嘴唇看起来血腥而滑稽,窗户采用的是圣教堂的那种彩色玻璃,但被设计者巧妙地做成了梵高风的拼图;索瑞西不禁出声感叹,里面是宽阔的展示厅,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挂在中央一幅油画,重彩的色调融于大胆的笔触,他抬起头,《艾俄洛斯的轮船》正在这里静静地航行。
     
周围还陈列了一些雕塑,它们被灵活地运用于各种各样的创意,有写实风格的,也有意识创造的,索瑞西隔着玻璃柜一个一个的认真欣赏。其中一座人体蜡像吸引了他的目光,那是一对双胞胎姐妹,只不过姐姐的左手有些残缺,但离远看反而给人一种残缺的美感。索瑞西忍不住地想去触摸中间的头骨,却被身后冰冷的声音制止。
   
“不要随便碰这里的东西。”
  
他如触电般地缩回手,转身便发现戈辰·威伦尔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后,他一时紧张,就连说话也都是磕磕巴巴的:“抱,抱歉,我一看到它情不自禁地就想……”
   
“看到这座蜡像的人都是如此。”那人喃喃地打断了他的话。 
  
索瑞西感到诧异,茫然地问道:“那为什么撤掉阻隔它的玻璃呢?” 
  
戈辰看了他一眼,“乔格恩先生之所以是我敬重的朋友,是因为他的言谈举止都让我感到智慧,我希望他的学生也亦是如此。”
  
索瑞西惭愧地低下头,啊,对方是在暗中提醒他失言了,他应该想到的,这么多雕塑都放在玻璃柜里唯独这一个却是毫无遮挡的呈现在他面前,其中必然有它的原因和故事。
     
他跟随着戈辰上了楼梯,上面空空荡荡的,索瑞西猜测以前这里也是有作品的,可能因为某些原因所以才撤了下去,角落里还放着一幅画,位置虽不起眼但异常吸引人,像刻意放在那里的;他们很快就走到了办公室,里面采用的是欧式宫廷的风格,一些装饰品已经陈旧,有的甚至还蒙上一层灰尘。
   
常用的地方被打扫倒很干净,索瑞西坐在沙发上,戈辰坐在他的对面,很快有人给他们端来咖啡,索瑞西道了声谢谢,醇香的味道弥漫,他的手指摩擦着咖啡杯的杯座,心里想着自己该如何引对方说出自己想要的东西,而在一片静默中,戈辰先开了口:
  
“你是为了梵洛伽·克列亚而来的吧?”  
   
索瑞西没想到戈辰这么快揣摩透了他的意图,直奔主题的话语让他有一瞬间不知该说什么。戈辰只是淡然的喝着咖啡,湛蓝的眼瞳如同一面镜子映出他略微紧张的神情。
  
“是的,”他回答道:“我对这位艺术家很感兴趣,您能和我讲讲他吗?”
   
“我想网络上的叙述会比我和你说的更加详细,你不必到这里来向我证实这一点。”戈辰露出公式化的微笑,“所以看在乔的面子上,阁下想知道什么,趁我现在还有时间和你闲聊尽可能地问吧。”
   
索瑞西点点头,他很清楚自己要把握机会,“好,既然您愿意让我询问,那我就单刀直入了,我来这里是因为梵洛伽·克列亚,还有和他有关的山羊事件。”
   
“……”
    
戈辰垂下眼帘,香槟色的碎发遮住了他半张面孔,阴影下那双眯起的眼睛似乎对此有所动容,“山羊吗……”他缓慢地咀嚼着这个词语,嘴角的弧度渐渐上扬,充满深长的意味,“你竟然知道这个,不过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三年了。”
  
“您尽力回忆就好,在打扰您之前,我认真了解过梵洛伽·克列亚,说起来奇怪,他原本竟然是与我和我的前辈以赛同一所大学的学生,但在大二年克列亚先生却转行了艺术,因一幅油画声名鹊起,从此变得与众不同。”索瑞西说道,“也许所有人对这之前感到不可思议,可这是事实,而真正让我疑惑的是他之后记录的事情,网络上写的是他因精神不稳定从而被关进医院,不幸死于一场火灾……”
   
“艺术界的一颗明星就此陨落。”戈辰笑了笑接道,“网络很会形容。”
    
“威伦尔先生。”索瑞西看着他,“您打断我的话,是因为我的疑惑是正确的吗?”
   
“你想多了。”戈辰说道,“我打断你的话是因为你刚刚说的那些都是你我两人心知肚明的事情,索瑞西·柏罗,你的委婉和乔很像,但我不想因此浪费时间,请你直接问我你所疑惑的东西就好。”
    
“……我想知道梵洛伽·克列亚真正的死因。”
    
“就如你所疑惑的,他死于火灾。”

“半年前我知晓这个人物和山羊有关,但我一直处于无知状态,有一次我终于得到了去档案室的机会,便留心寻找了一下,最后我在一堆文件里发现了他,他在一张逮捕令上。”
   
“法律上规定患有精神病症之类的人犯罪无罪,克列亚先生会被逮捕就说明他的精神没有问题,所以他绝不会死于医院的那场火灾。”
   
戈辰皱了皱眉,“梵洛伽·克列亚是我的堂兄,他的病例我亲眼见过,不可能作假。”
     
“那您还记得他的主治医生吗?”
  
“当然。”戈辰说道,“以赛·纳德里斯,你的前辈,虽然他是个法医,但对于医学也是很精通的,梵洛伽和他的关系要好,他的病都是由他一手诊治的。”
   
“也就是说他痊愈了吗……”索瑞西自言自语地说道,他望着咖啡里自己深邃的神情,转而抬起头,“那我大概是明白了,谢谢您,戈辰·威伦尔先生。”
  
他对戈辰露出友好的微笑,对方也报以同样的笑容面对他,索瑞西站起身,戈辰的助理便来送他,直到他离开艺术馆。
      
然而他所不知道的是,戈辰·威伦尔其实一直在透过二楼的玻璃注视着他,男人的表情平静冷漠,眼里一片晦暗不明。
  
在回到医院的路上,索瑞西一直在皱眉思考着戈辰的话语,他总觉得那位威伦尔先生特意向他隐瞒了些什么,却又在言语间暗中留给他破绽和线索。梵洛伽·克列亚是死在狱中,这是他唯一得出来的结果,可威伦尔先生却说他死于一场火灾,对方的态度肯定,看起来不像说谎,如果说监狱发生了一场火灾,那么这则新闻一定是轰动的,可他却在近几年来的报纸中没有发现一则关于监狱的消息,而且那里的警卫森严,这种意外事故发生的概率几乎为零,即便真发生了火灾,也会被快的控制住,不至于发生死亡事件。
  
他靠在车被上,倍感压力地打个哈欠,手机突然震动起来,索瑞西拿出手机,他看着亮起的屏幕,夕颜的电话号码出现在眼前。
    
    
–tbc.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