颅笺

|第七扇门|

    
     
   
*随写,安迷修视觉
*意识流,没有固定的解释,你所体会到的就是你所看到的,一段讲述轮回与幻境的故事也好,一段堆砌辞藻和引用的胡言乱语也罢。

      
   
徘徊于我们悲伤的思绪成千,流露出的表情被蚕丝包裹最终化茧成蝶,飞吧,飞吧,在这死寂无人城的黑夜里,犹有银色的蛛网束缚你的身体,你不甘地挣扎,美丽的陷阱将你拉入死亡的边缘;三叉戟的血河中逝者吟诵轮回之诗,就连留在上吊树的乌鸦也不禁哀鸣,你低低地呼唤我的名字,高昂与低沉交织的音调是亡灵的序曲,安迷修,安迷修,荡起的回音恶意地折磨人的神经,如此这般毁灭的世界才是你妄图守护的,有六扇门始终为你而打开。
   
   
寸草不生的大地却滋生出沉降肉体的坟茔,你在我耳边笑着为我指路;传说东方的摆渡人停在忘川河的尽头,拒绝饮下孟婆汤的逝者在奈何桥下等候自己的良人,他们的执念印在三生石上久久不息。你不屑一顾地笑了,安迷修,那不是什么浪漫的狗屁爱情,而是一种摆脱不了的诅咒,你又不是山鲁佐德,永恒的天方夜谭无法存于我们之间。
   
   
可人总得有点念想。我认真地说道,你摇了摇头,你是人这种生物,而我不是。
   
   
第一扇门到了,那上面雕刻着繁复的图案,蔷薇和荆棘缠绕在宝石之剑上肆意地生长。推开它,你将享有贵族骑士的权力。你靠在枯木上,慵懒地打了个哈气,微微眯起那双漂亮紫眼睛。我只是抚摸了一下上面精致的雕文,就转而走向第二扇门,第二篇门只有一首诗,十四行。推开它,你将获得爱情。这时你毫不掩饰地笑了,仿佛我推开它对于你来说是种不可言喻的笑话。第三篇门画的是堆满金币的海洋,上面金属的光辉刺得我两眼发痛。我不做解释了,你能看出来吧。你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我点点头,走过它。

第四篇门是一座凌驾于天空之上的城堡;第五篇门是与世隔绝的圣国地域;第六篇门是梦与幻想的乌托邦……众人梦寐以求的愿望在这六扇门中浮现,摆渡人蛊惑的声音仍在耳边响起,推开它吧,推开它吧,无论选择哪扇门都比在这人间惨剧中美好不是么。你笑着抚上我的脸颊,选一个吧,你的生命在这些门后将会变得更有价值,每一次终结后你还会再回到这里重新选择,安迷修,这六扇门始终为你而打开。
   
   
一切仿佛又回到了起点,我垂下眼帘,摆渡人的名字在我嘴边徘徊,雷狮,雷狮,雷狮……五脏六腑不停的呐喊,感官却始终保持着缄默;无人城即将迎来黎明,你开始不耐烦地催促我,只有六扇不同梦境的门而已,至于这么难抉择么。
   
  
多久了。我问道,风与我们所面对的方向相逆,你愣住了,蹙起眉头,嘴里发出一声冷哼,亲爱的骑士先生,我们从黑夜一直待到现在,黎明即将到来,你觉得有多久呢?我说我在这里被困了多久,六个梦境固然美丽,但是太过虚幻反而如同泡沫。
    
   
「从第一扇门到第六扇门的距离。」雷狮伸出手,划出跨越时间的长度,「一个轮回,仅此而已。」
   
「我该选择了。」
   
「没错,你的确该选择了,天一亮,门就会消失。」
   
  
我笑了,昏沉的阳光照在尽头处的地面上,如同海水涨潮般向我们的方向袭来,没有时间了,你提醒道,我摇摇头,不,当黑夜再次降临时这六扇门始终会为我打开。我没有耐心等你到明天了,你的话语变得焦急起来,别再犹豫了,重新开始,第一扇门到第六扇门,只要走出这里,你的存在会更有价值。我的选择就是这里,黑夜被黎明吞噬之时,笼罩在这幕布下的真相就会被揭开。
     
   
无人之城,黑色的河流在脚下流淌,我笑着深吸一口气,混杂着毁灭的气息涌入肺叶,金色的阳光燎遍天际,它存于荒芜与孤寂之上。雷狮,我选择了,我推开了,我仰起头,任由灰烬落在我的脸上,
  
  
——第七扇门。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