颅笺

|被催眠者|

    
-安雷,随笔,意识流。
     

嘿,别说话,你这样会扰乱我的程序的。安迷修,看到这个漂亮的玻璃球了吗?它在我手中永恒地摇摆。对,就这样,乖孩子,放松,行啦,你现在闭上眼睛,去按照我描述给你的画面想象。

一片天空,它的周围飘浮着洁白的云彩,看起来触手可及,你向下瞧瞧,世间万物皆于脚下,它们渺小到看不清轮廓。好,没错,张开双臂,去拥抱着呼啸而过的狂风吧,你向前走,身后会长出翅膀,因为你即将得到我信仰的自由。那是我梦想得到却无法实现的愿望,嗯,你问我为什么这么做?噗,你有什么资格问我,我是一只被豢养在牢笼中的苍鹰,总想突破锁链的束缚来到外面来一场刺激的冒险,但我毕竟我现在是一只可悲的囚鸟,这种事情我无法做到——听着,我有一个机会,我必须要完成自己从未体验过的飞行来得到它,这需要足够的勇气和魄力——疯狂?没错,我足够疯狂,可是,我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我热爱冒险,却贪婪坐享其成的宝藏。
  
向前一步,你可能会翱翔在广阔的天空,也可能会跌下悬崖摔的粉身碎骨,如果退后——不,安迷修,你不会退后,因为我会把你推下去的,而且,你知道吧,你之所以能听见我说话,是因为你根本无法拒绝我。
   
  
  
他走向天台,面前的建筑物高低不一,层层叠叠,他深吸一口气,他正穿梭在生命与死亡之间。
  
邪恶的催眠师慢慢后退,他手中的灵摆渐渐平稳,男人望着他,目光淡然,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甚至连说话都需要靠自己的意识传达给对方,雷狮,男人慢慢地登上台阶,我得告诉你,其实那只苍鹰最后被追上来的猎人的弓弩射杀了,还没接触到广阔的天空就从悬崖上掉了下去,十分可惜。
  
哦?催眠师又笑了,所以呢,你想说什么?
    
我就是那个猎人。

他纵身跳了下去。
    
    
   
如果猎人不存在,苍鹰就会拥有他憧憬的所有,我猜他想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毫不意外地,他选择了前者,安迷修的身体后倾,呈现出拥抱的姿态,在三十多楼高的建筑大厦下,坠落,坠落。
   
啪。他落地时发出细微的声响,几乎被呼啸而过的风埋没,而我却在那一刻却蹙起了眉头。  
   
催眠师,利用灵摆来控制一些不能掌控的事物,比如人的意识。当所有人都按照你期望的情况发展下去时,你会觉得你像是坐在王座上的国王,根据自己不被束缚的意愿随意使用摆在棋盘上的棋子,即便那些棋子共同奔赴死亡。
  
这感觉真他妈的棒透了。
    
    
  

"您是来参加安迷修先生的葬礼的吗?"
  
"是的,我是。"
   
"姓名?"
  
"雷狮。"
  
"哦,我想我知道了。你是来感激他的吧,最后一位患者,我在他的病历上看到过你的名字。"
  
"……什么?"
  
"嗯?有什么问题?"
 
"我是他的患者。"
  
"哦哦,雷狮先生,你不是为了摆脱痛苦才来找他的吗?众所周知,安迷修先生很优秀,他帮助了所有需要摆脱痛苦的人。"
  
"摆脱痛苦……他是做什么的?"
  
"他当然是个催眠师啊,先生。"
  

评论(2)

热度(17)